當前位置:首頁 > 教師招聘 > 正文
 

sniper擊殺5名高調目標 [溫家寶高調重提小平政改目標]

發布時間:2018-12-13 04:34:15 影響了:

  8月22日出版的中國媒體多可見這樣一張圖片:身穿白色短袖襯衫的中國國家總理溫家寶躬身45度向鄧小平塑像獻花。   此前兩天,溫家寶第8次到深圳考察,并在慶祝中國特區成立三十周年之際發表了講話,其中特別表示,“不僅要推進經濟體制改革,還要推進政治體制改革。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的保障,經濟體制改革的成果就會得而復失,現代化建設的目標就不可能實現。”
  溫家寶還說,“我們站在一個新的偉大的歷史起點上⋯⋯要繼續解放思想,大膽探索,不能停滯,更不能倒退。停滯和倒退不僅會葬送30多年改革開放的成果和寶貴的發展機遇,窒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勃勃生機,而且違背人民的意志,最終只會是死路一條。在這個關乎國家前途和命運的大事上,我們不能有絲毫的動搖。”
  北京觀察人士指出,在近兩年內地的政治經濟舞臺上,高層領導者對政治體制改革作此高調表態并不多見,尤其是把阻礙改革提到“違背人民意志”“死路一條”的高度,可算是呼喚中國深化改革的強音。
  
  緬懷小平
  
  今年8月,既是深圳、珠海、汕頭、廈門四大經濟特區成立30周年紀念日,也是1980年8月18日鄧小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發表《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講話30周年。
  鄧的這篇講話被稱為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綱領性文件”,在不久之前還被關心中國改革的人士討論。杜導正、陳小魯、王長江等三名內地知名政、商、學界人士還聯合呼吁,“繼續推進政治體制改革,完成鄧小平未竟事業”,這番討論后被刊登在本月出版的《財經》雜志上。
  上述人士指出,在中國已躍升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今日,鄧小平提出的以黨政分開為核心的政治體制改革尤其具有現實意義。
  鄧小平曾提出,“我們所有的改革最終能不能成功,還是決定于政治體制的改革。”這與30年后溫家寶深圳30周年講話所說的“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的保障,經濟體制改革的成果就會得而復失,現代化建設的目標就不可能實現”表述相近。
  對比5年前溫家寶在深圳特區成立25周年之際的講話,當時更側重經濟改革,對政治改革所提較簡。溫家寶在今年講話中提出“一個新的偉大的歷史起點”,令外界對中國將有新動作推進政改有所聯想。
  在溫家寶深圳講話前一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黨的基層組織實行黨務公開的意見》。在中共黨建理論中,黨務公開是黨內民主的重要內容,黨內民主則是帶動社會民主實現“有序民主”的關鍵。按照十六屆四中全會《決定》中即已指出的,“發展黨內民主,是政治體制改革和政治文明建設的重要內容”。
  在今年7月中共建黨89周年前夕,11位中央部門新聞發言人集體亮相打開了中央高層黨務公開之門。
  8月2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研究基層黨務公開之舉,又被認為是把黨務公開向縱深推進。
  由是觀察,黨、政兩個層面都已顯示出將政治改革繼續推向深入的決心。
  
  深圳樣本?
  
  作為備選政改“實驗田”之一,中國市場經濟改革“頭生子”的深圳被外界寄予的期待最大。
  盡管在此之前,深圳的多番相關嘗試或以偃旗息鼓告終,或者效果不甚理想。
  早至2000年,時任中共廣東省委副書記、深圳市委書記張高麗領銜,以廣東省和深圳市聯合課題組編寫研究報告的形式,曾對深圳行政管理體制改革提出“時間表”,例如效法深圳大鵬鎮兩票推選鎮長的模式,“期望通過10年左右的發展和建設,深圳市率先實現直選鎮長”,到2012年,“有可能在個別的區實現直選區長”等。
  不久后,深圳又醞釀啟動行政管理體制改革,也就是“行政權三分”,但與所謂的“三權分立”有本質上的區別。
  2008年,值改革開放30周年之際,深圳市政府發布《深圳市近期改革綱要(征求意見稿)》,其行政體制改革再次引起外界關注。該《綱要》中提出,“在區政府換屆中試行區長差額選舉”“在黨內選舉中引進競爭機制,逐步擴大基層黨組織領導班子直選范圍,完善市區兩級黨委差額選舉制度”“開展部分區人大代表的直接競選”等改革設想。
  幾乎同時推出的《中共深圳市委、深圳市人民政府關于堅持改革開放推動科學發展努力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示范市的若干意見》也前所未有地將“大力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放在了各項改革之首。
  這次改革嘗試被當地政策研究者解讀為“試圖把現有制度內的民主空間激活”,但迄今未進入實際操作層面。
  一年半前,中央正式賦予了深圳“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的地位,意味著深圳可以名正言順地進行非經領域的改革試驗,其行政體制改革得以提速。
  與2年前深圳提出《近期改革綱要》時的輿論反映類似,溫家寶的深圳講話又令“政治特區”傳聞乍起。
  實際上,汪洋在兩年前主政廣東時就否認了“政治特區”這一定位。深圳政改的主要著力點是行政體制管理改革,而非涉及更廣更深的全方位政治體制改革,這在深圳政策研究界有所共識。
  即便如此,在與市場關系定位最為精準的深圳,只牽一發、未動全身的行政管理體制改革也很難推行。首先是今年計劃表內的區一級大部制改革啟動遲緩,繼而在1個月前又爆出大部制改革過程中,政府機構出現了干部配置“1正20副”的“后遺癥”。
  
  必過之坎
  
  深圳所面臨的難題,很有可能是其他地區也會遇到的:雖少意識形態的羈絆,卻必須與更為剛性的利益直面沖突。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辛鳴日前撰文將之形容為,“抽象的政治只會把你打翻在地,現實的利益卻會與你玩命。”
  即便有中央政策的“尚方寶劍”,但“特區”之“特”的內涵已變。30年前,制度改革先鋒要做的是先破后立,甚至與原有制度的對立都在一定程度上成為價值創新的彰顯。但30年后,制度改革必須考慮與現實制度的融合和互動。在客觀上,權貴利益共盟業已成為改革難以繞開的阻力。主觀上,在穩定與改革至少同樣重要的理念下,要已經習慣于通過發展經濟和進行經濟改革來實現政績的官員去冒風險進行政治體制改革,難免動力不足。但現時中國必須跨過這道坎。
  有觀點認為,從中國的政治周期來看,離十八大召開還有兩年的今天也許并非推動政治體制改革的最佳時機。但多數輿論傾向認為,中國高層是在釋放一個將政改再推進的信號。即便只從實際功利考慮,對于當下問題重重的中國來說,都將是維持社會長治久安的一個必然選擇。★

相關熱詞搜索: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權所有 湖南人事網

工業和信息化部 湘ICP備11019447號-52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结果